海拉细胞的故事: 不朽的生命传奇

海拉细胞的故事: 不朽的生命传奇

137594960917cde75c9a577cde

 

Henrietta Lacks 的孙女与她的两个女儿
美国黑人女性丽爱塔•拉克丝(Henrietta Lacks)已经死去62年了,但她的细胞还活在这个世界上。这些细胞来自Lacks的子宫颈,并以她名字的缩写被命名为“海拉细胞”(HeLa Cells)。早在今年3月初,德国Lars Steinmetz教授领导的研究小组就公开发表过海拉细胞基因组数据。但是由于Lacks家族不同意,又将其移除了。然而,就在近日,华盛顿大学研究小组终获Lacks家族许可,公布了海拉细胞的基因组图谱,并将其发表在8月8日的Nature杂志上。至此,海拉细胞基因图谱经历公布、移除到再公布终于与世人见面了。海拉细胞系作为世界上最著名的人体细胞系,缔造了不朽的生命传奇。

海拉细胞故事起源


201308091115024014

Henrietta Lacks 女士

Henrietta Lacks,一位出生于美国弗吉尼亚州种植烟草农户家的黑人女性,曾经生育了5个孩子。1951年1月,30岁的Lacks发现自己的腹部出现了一个硬块,随即前往约翰·霍布金斯大学医院接受治疗。诊断结果显示,Lacks患上了子宫颈癌。在其不知情的情况下,其主治医生采集了Lacks身上的癌组织标本。同年10月,Lacks去世了,但是从Lacks身上采集的细胞却没有死亡,出现了生长迹象,每隔24小时细胞数量就增加一倍,并被称为“不死”细胞。

在以后的岁月中,海拉细胞被提供给了世界各地的研究机构,用于癌症研究和制药等。海拉细胞曾被用于调查原子弹爆炸对人体造成的影响,也曾搭载美国和苏联的火箭升空,被人们用于研究失重状态下的细胞增殖。据医学及生物学数据库“PubMed”显示,与海拉细胞有关的论文数超过了65000份。进入21世纪以来,已经有5个基于海拉细胞的研究成果获得了诺贝尔奖,其中包括“发现HPV”、“发现及开发绿色荧光蛋白质”等。

海拉细胞已经成为医学研究中十分重要的工具。迄今为止,海拉细胞已在单细胞状态下活了18000代,相当于人类的45万年!据推算,迄今为止培养出的海拉细胞已经超过了5000万吨,其体积相当于100多幢纽约帝国大厦。当年,Lacks并不知道自己的细胞已经被用于医学研究,直到20多年之后,Lacks的家属才知道海拉的细胞至今依然存活,继续为人类健康发挥着积极作用。

美国莫尔豪斯医科大学的罗兰德·帕蒂略教授为了称颂Lacks为人类作出的贡献,每年都举办纪念集会。他指出:“海拉的故事,在科学界、伦理界以及社会上引起了巨大议论和反响。Lacks是一位圣女贞德那样的历史英雄。”2010年3月,帕蒂略教授捐款为Lacks树立了墓碑。墓碑上镌刻着这样一行字:“她的细胞,将永远造福于人类。”

引发伦理风暴


201308091118093075

今年3月初, 德国海德堡的欧洲分子生物学实验室Lars Steinmetz教授领导的研究小组认为,海拉细胞基因组有助于检验基因变异如何对基本的生物功能产生影响,并且他们愿意将研究成果与众多其他致力于研究海拉细胞系的科学家分享。于是他们公布了海拉细胞基因组的数据,但是这一举动却将自身置于生物伦理学的风暴中心。

Lacks家族,以及其他科学家和生物伦理学家批判将基因序列公开发布这一行为,认为海拉细胞系的提取并未获得Lacks本人的同意,并且Steinmetz与他的团队发布的研究成果可能会泄露依然健在的Lacks后代的基因特征。

作为回应,Steinmetz与他的团队将基因组数据从公共数据库中移除。Steinmetz说:“我们感到很惊讶,根本没想到会导致这样的后果。我们尊重Lacks家人的意愿,绝对不是蓄意发布研究成果使他们陷入焦虑。

继续焕发生命力

海拉细胞产生的生物产业价值早已达到数亿美元,但Lacks家族从未因海拉细胞的应用得到任何的经济补偿。记者Rebecca Skloot(她曾于2010年出版过关于海拉细胞的著作《不朽的Henrietta Lacks》)表示,Lacks家族从未向任何部门和组织就海拉细胞索要过一分钱。

美国华盛顿大学的科研人员通过与Lacks家族讨论后终于获得家族成员的许可,在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HeLa基因组数据新政策允许下,将海拉细胞系的基因组图谱公之于众。

华盛顿大学的科研人员通过研究海拉细胞的基因组对癌症机制又有了新的认识。之前有研究表明,HeLa细胞基因组中包含诱发宫颈癌的人类乳头状瘤病毒DNA。该病毒的DNA已经嵌入致癌基因MYC中。新的研究发现,在包含病毒DNA的基因组中,MYC被活化;而不含病毒DNA的基因组中,MYC的活性极低。这说明人类乳头状瘤病毒DNA发挥着MYC基因开关的作用。这或许是肿瘤发生的一个潜在机制。

NIH 下属的国家人类基因组研究所所长 Eric D. Green 说:“生成的海拉细胞系全基因组序列是一个宝贵的资源,基于利用这些细胞的研究有可能促成新的生物医学认识。我们非常感谢 Lacks 家族同意建立一个框架,使得研究人员能够获得这些宝贵的数据。

而Henrietta Lacks的孙女Jeri Lacks Whye表示:“我们成高兴成为海拉科学的一部分。”